一个毕业生的惊险求职记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20-08-15 07:39 阅读:

“一个月1800块,包吃不包住,行政助理的工作,我要不要去呢?”我想。我是坐在回学校的公交车上想的。“1800块对一个毕业生算高了吧?其他同学找到的工作不也就差不多这个数吗?而且这个工作看起来挺体面的,我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呢?”我又想,然后觉得自己已经下定了决心了。

 

坐在我身后的两个年轻人正交谈着找工作的事。一个说:“今天的赛马场招聘会好多人啊,挤都挤不进去。”另一个抱怨似的说:“这个时候找工作的人很多,因为这一届的大学毕业生正是当年扩招后的第一届学生。”

 

我回过头看了看他俩,我看到他们手中都拿着一个装着资料的透明文件胶袋子。听他们的谈话我猜是今天去广州赛马场的求职者。他们穿着很整洁,但脸色都不好,估计是没找到工作。

 

我突然觉得我很幸运。是的,今天终于有一家公司要录用我了。而且我只是从报纸上看到招聘广告就直接去他们公司应聘的,我不用去招聘会跟他们挤得满头大汗。我不停地回忆起自己跟着几位同学连续两个月都往人才市场跑的情景。那时候真的好累,大家都顶着火热的太阳,站在招聘栏下查看合适自己的工作信息。最后又总是一场失望接着一场失望。但那种日子结束了。我想着。是的,应该算结束了吧,只要明天跟那家公司签了合同,就真正结束了。

 

我又听到身后的一个年轻人说:“现在工作不好找,骗人的皮包公司又多,什么社会嘛,真是的!”语气像是在怨恨谁。我却吃了一惊,好象有什么心事突然间又触动了我的心思。“皮包公司?”我想。我陷入片刻的沉思。

 

我回忆起今天的面试过程:那是一家在中核大厦二楼的公司,规模看起来很小,里面上班的只有五、六个人,但都很忙,连我走进去时都顾不上看我一眼。可能是我去得太早,和我同时去面试的只有两个人。 我觉得我的表现非常好,我与面试官谈得毫无拘束,甚至有说有笑,气氛很轻松。面试官是吴经理,是一个看起来很和气的中年人。他显然对我的表现也很满意,而且在我面前不摆架子。我私下认为他是个懂得尊重人才的人。但让我奇怪的是,他问我的问题很少会问到关于工作的事。而我面试的是行政助理的职位。事实上我根本就不知道行政助理负责的是哪方面的工作,只大概地猜想是那种负责后勤,协助管理的工作。他没有问我能否胜任的话,我也不敢主动地问他行政助理到底是做什么。我不敢问是因为我担心他认为我无知,见识不够。我想还是回去问同学吧。

 

我问了他这家公司是做哪方面的产品,他说是做电子元件,手机配件,同时也做手机的销售。但我注意到办公室里根本没有摆放这些产品和宣传海报。于是我问他。他回答说这里只是办公的地方,产品放在仓库,这里只负责与商家和门市联系。谈话间我确实听到他在接到的电话中跟门市的人在联系,说是要调货。看起来生意不错。但让我感到最为意外的是,当我问到他门市是在哪里的时候,他说是在番禺和佛山。我又问他说为什么不在广州设立门市?他却说是上面的安排,而且广州市场竞争激烈。他接着说仓库在广州,办公点也在广州。这让我感到奇怪了,为什么不在广州设立门市?而仓库偏偏就在广州?办公点也在广州?我想继续问,但忽然觉得他有些不耐烦,我也确实觉得自己的问话像在拷问他。我有些不好意思了。我刚出社会,我觉得我的脸皮很薄。我把这些问题咽到肚子里了。我想,如果我被录用了,这些问题也就很容易弄明白了。

 

他好象看穿了我的心思,他的脸色突然间变得很好。他说:“你有什么问题尽管问,我们也是在双向选择嘛!我选择你,你也选择我。”

 

听他这么一说,我就更不好意思了。我觉得我的脸有点发烫,可能是脸红了吧?我慌忙地说:“也就这些了,没有了。”然后勉强地笑了笑。

 

他就这么录用我了。一切就都这么简单。起码我觉得简单。

 

他说要我拿600块做押金。我知道广州劳动局规定任何用人单位都不准收押金。我就照此跟他说了。但他说这是上面规定的,我也做不了主,而且每个公司都有自己的规定。我开始疑虑了。但想想他的话也似乎有些道理,每家公司都会有自己的一些特殊规定。我居然站在他那边来说服我自己,现在的工作那么难找,难得有一家公司要你了,就不要挑三拣四了。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啊!更何况是一份看起来很体面的工作——行政助理。于是我开始消除了心中猜忌,我有一股冲动驱使我要尽快答应他。但很快我就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协议书。于是我问他押金的事有没有协议,如果我不在里面做事了退不退还押金?他立刻就取出一份协议,说当然有协议,试用三个月,期满转正再签一份正式合同。我拿过协议书仔细的看完了,我觉得我所有担忧的事情里面都写得清清楚楚。于是我就放心了。

 

我虽然放心了,但心中却还是存在一些疑心,为什么这么快就答复说录用我了呢?我是觉得自己表现很好,这点我很自信。但这么快就答复我,并且这么快就要我跟他签协议。这就不得不让我起疑心了。于是我就假装说我今天没带钱来,明天可以吗?我想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他也很爽快地答应了。但要我最迟明天交押金签协议,不然不能保证不录用别人。我感到一种压力。

 

我坐在回学校的公交车上反复地想着那家公司有没有破绽,但我想不出来。明天签协议的时候我一定要问他行政助理是负责什么工作,还有为什么把仓库设在广州却没有在广州设立门市?如果在广州设有门市多好,这样我就可以先去察看一下,到底有没有这家公司存在了。我想,明天我一定要把心中的疑虑问清楚再跟他签协议,问不清楚就不签了。

 

第二我去到中核大厦二楼,看到昨天应聘我的公司房门紧闭;很安静,听不到任何声音,不!只听到我皮鞋底下发来的轻微的“笃笃”声。我似乎明白了。我去问门卫才知道昨天下午来了几个工商局的人以及记名记者查封了那家公司。第三天早上,我就看到了报纸上登出吴经理的相片。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