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演讲稿:用心弦奏响青春的乐章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20-08-18 12:33 阅读:

如果人生是一首诗,那么青春是它最华丽的篇章;如果人生是一部交响曲,那么青春是它的主旋律;如果人生是一片汪洋大海,那么青春是它海深浪急的狂想。当人们赞叹“万绿丛中一点红”的时候,我却把青春献给了绿叶一般朴素、绿叶一般谦虚地专心地垂着凉荫的教育事业。我的教育青春,正用自己心灵之弦在奏响:
有一种精神叫奉献,我选择奉献。
做教师,就要呼吸黑板与粉笔的强烈气息——写下的是真理,擦去的是功利;就要感受着付出与获得的深刻对比——举起的是别人,而奉献的是自己。但我选择了奉献。在人生的辞典里,奉献一词最为广博而深奥,但在每个人爱与被爱的生活中,它显得又是那么单纯与具体。
杨娜是一个单亲家庭的孩子,妈妈远嫁,父亲在外打工,自己跟着脾气不好的姑姑,我是在一次学生的自我演讲中知道的。因为我想选一个学生参加市里的中学生爱国主题的演讲比赛,想要在班上选拔。就让学生们各自按照我讲解的要点介绍一下自己。没想到杨娜说的时候,满含泪水。她说得泣不成声,而我听到了这几句话:“我是没有妈妈的孩子”、“我是丑小鸭,但我有着白天鹅的梦”。当时,我想的就是,我要给这个孩子以温暖,让她也感受一下生活的美丽——我要让她参加演讲比赛。
杨娜并不是一个语文成绩好的女生,普通话也不及其它几个同学标准,一日三餐都得不到保证。于是,在参赛前的一个月里,我把她接到我的家里,跟我一起吃住。我写出了演讲稿,让杨娜查字典标出每一个自己拿不准的语音,然后百遍地读,直至完全脱稿。经过语音、语调、语气、停顿、抑扬顿挫以及重要的情感的训练,稿里的营养终于化为了她自身的血肉,在那次有着高中学生参赛的演讲中,她居然夺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绩。那之后,她成了一个阳光的女孩。
而今,她已经升入大学了。今年过年时,跟她同班的一个学生邀我聚会,我有幸见到了她,我们深情地拥抱了足足有一分钟。她跟我说永远忘不了那一次演讲,因为那次经历给了她永远的自信心。而我也相信了,一次看起来简单的决定,可以燃起一个人对生活的激情。
有一种经历叫坎坷,我也曾坎坷
我所任教的第一所初中,是一个农村初中。报到的那一天,我用脚步丈量着去学校的路。通过一路的寻问,我找到了偏僻的它,与我想象中相差甚远的它。回到家里,想到曾经立下的誓言,我泪如泉涌:在泪光的朦胧里,我看到了在大山里播种的园丁;在哭泣的伤感中,我听以的贫瘠的土地对知识的呼唤……于是,在隔日的晨光里,我毅然决然的骑着自行车去了离家有八里多路的学校。
不幸的是,我在骑车快速行驶时,与迎面而来的单车相撞,左臂撑在地上的一刹那,咔嚓一声,骨折了。因为是左臂双骨折,难以固定,所以反反复复的接了三四次。当“陈旧性骨折”的诊断书递到我手中的时候,我痛不欲生:“妈妈,我不去上班了,我再也不去上班了。”母亲含着眼泪回答了我的坚决:“孩子,骨折了又不是不能好。学校里工作的又不止你一个,其他的人都能克服的困难,你为什么不能克服呢?”我默不作声,除了流泪,找不出其他的任何方式表白内心的痛苦……
我真想在家里多住一些日子,等病好了之后再上班,但学校的师资奇缺,如果我再不去,就意味着一个班的语文没有人教。于是,在那寒冷的冬季,我挂着绷带穿着大棉袄,在父亲的护送下去了学校。
小心翼翼地过了两个多星期之后的一天上午,我从办公室里往外走,外面正好有一个学生往里冲,我那两根刚刚有所结合的骨头又活生生地演绎了一次分离……
忍受着揪心的疼痛,我又一次地住进了医院。在那些远离健康的日子里,我深深地思索着:我的胳脯还能好吗?我会从此残废吗?我怕残废,但我更怕的是再也没有机会走上讲台,再也不能继续绿叶的故事;我怕的是我那如恒心般的人生理想会从此夭折……
大概是命运感动于我对绿叶的这份执着,大概是讲台不愿将与我的这份情缘割舍吧!幸运的我,终于在嫩芽的春天,在医生的努力、父母的照料、朋友的鼓励下重新回到了健康的人群中,回到了久别的清新的校园中,回到了我日夜思念的学生中。
病好后,我不敢再骑车上班,上早自习时,因为公汽还没有开班,常常是从家里走到学校去。
记得有一天清晨,大雨倾盆,正好是我的早自习。三轮车把我送到离学校两百米远的地方时,就困在了泥泞中,无法前进。我只好下车自己走,当我下了车时才发现,鞋子焊在泥土里,根本没法拔出来,我不得不用双手提着鞋子、赤着双脚走到学校……
躲到角落里,我悄悄地流下了酸涩的泪水:教育之路是烛光之路是春蚕之路,这条路上满是尘土满是疲惫,这条路上满是泥泞荆棘密布……但伤心之余,我想到了与我共事的我的同事们,他们仿佛无视了环境的恶劣,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一如既往;我还想到了读着书的我的学生们,他们 为了学得知识,时而风吹日晒,时而雨雪兼程,时而霜刀割面……想到这里,我不禁责怪自己把一点小困难看成是大障碍,不禁责骂自己是一个放纵泪水的懦夫。
还记得学生们从堤坡挖来的我亲手种在篮球场边的青草,还记得教学楼后教师们依然居住着的低矮的房间;还记得自习后单调的早餐,还记得大雨时泥泞的小道;还记得顺路带过我的单车发出的吱吱的声响,还记得简陋的办公室里破旧的乐器演奏出的和谐的音乐……这一切都已化做我心灵深处一首急管繁弦的歌,在我孤独的时候,唤醒我无边的寂寞。
有一种梦想叫超越,我痴情超越。
大多数人想要改造这个世界,但却罕有人想改造自己。我却是那少数中的一部分。要改造自己,就要不断地越超梦想。而超越梦想,就是不放弃每一个来到的机会。
有机会参加歌曲大赛了,其实我的容貌,并不适合舞台上出现,为增强自己的舞台表现力,我利用一切可以学习的机会,比如学歌曲的原唱者声腔、电视文艺节目里个性的台风、主持人优雅的气质等等。为了唱好一支歌,我经常练习上万遍,除吟唱歌曲的旋律、领悟歌曲的情感、表现歌曲的主题,我还要对着镜子看自己的表情是否恰如其分、身姿是否走动停留得潇洒自如、动作是否展示得行云流水。我感谢生活,舞台上能有我的身影是生活对我的恩赐。
今天的教坛,有太多年轻人展现的天地。当同龄人正留连舞场、兴于饮酒、醉心牌桌的时候,我却正在台灯下读着一本又一本大多数人看来枯燥的书籍。为了写好一篇论文,我曾花上好长的时间查找资料、又用尽心思的拟好提纲,成稿之后又反复不停地修改,到自己觉得能打动自己后,又多方请教,力求做到尽善尽美;为了写好一份教案、上好一节公开课、做好一个课件,我经常好多晚上睡不安稳,有时深更半夜又从床上爬起来修改和制作,由于用眼过度,双眼散光程度越来越严重。
我并不是一个善长言辞的人,但我明白如果不给自己设限,人生中就没有限制你发挥的藩篱。辩论会开始了,我被选为了队员。为了在辩场上有好的表现,我大量的积累知识,把自己想到的每一句有高度、有深度、有力度的话练习好多遍,一个字音的正误、一个语调语气的妥否、一句话的长短我都非常在意,因为这些都关系到我反击时是否与对方针锋相对、是否击中要害,是否辩出了水平、辩出了个性、辩出了风采。
人生就像一支钢笔,只有不断地汲取,才能不负此生,否则走过的路就会是一片空白。我不后悔每一次的付出,因为我痴情超越。快乐中,我这样歌唱:超越梦想一起飞/你我需要真心面对/让生命回味这一刻/让岁月铭记这一回。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赞助推荐